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欧阳逸人的博客

祝愿我和朋友们:新年快乐,平安吉祥!

 
 
 

日志

 
 

高山流水 友情是真  

2011-09-15 18:44:5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什么样的朋友才是真正的朋友?我觉得一个不是我们有所求和不是为了有求于我们而相交的朋友,才是真正的朋友。什么样的友情才是真正的友情?我觉得真正的友情就是一种很自然的感觉。我们每个人都存在于周围的人群中,相互依赖,相互尊重。虽然平时会因为性格差异的原因难免会有些磕磕碰碰,但是矛盾过去之后,我们仍然是朋友。

什么万里孤独,什么千古知音?一个无言的起点,指向一个无言的结局,这便是友情。人们无法用其他词汇来表述它的高远和珍罕,只能留住“高山流水”四个字,成为人们强烈而飘渺的期待。如今细数一下,昨天的友人几乎都已黯然失色,还有几个算得上“知音”。就其自己而言,从没有弹拨出像样的声音,何来知音?如果知音那么好找,何必用了那么多年在茫茫人海间苦苦寻觅?哪能正巧降落在自己的身边、自己的单位、自己的周围?精心寻觅了好几十年,已经到了满目霜叶的年岁。如果有人问我:“你找到知音了吗?”我也许只能说,我的琴弦还没有断,我的琴还没有摔碎。

可能是感情错位,因为错位更让人悲哀。在人生的诸多荒诞中,首当其冲的便是友情的错位。友情的错位,来源于自身的混乱。当初心中总有几缕飘渺的乐曲在盘旋,但生性又看不惯孤傲,喜欢随遇而安,无所执持地面对日常往来。这两个方面常常难于兼顾,时间一长,飘渺的乐曲已难以捕捉,身边的热闹又让人腻烦,寻访友情的孤舟在哪一边都无法靠岸。无所适从间,一些珍贵的缘分都已经稍纵即逝。  

有人说,友情来自于共同的事业。置身于同一个职业单位难道是友情的基础?好像应该不是。如果偶尔有之,也不能本末倒置,情感岂能依附于事功,友谊岂能从属于谋生,朋友岂能局限于同僚。
  有人说,在家靠父母,出外靠朋友。这种说法既表明了朋友的重要,又表明了朋友的价值在于被依靠。但是,没有可靠的实用价值就不能成为朋友吗?一切帮助过你的人是不是都能算作朋友?

有人说,患难见知己,烈火炼真金。盼望它在危难之际及时出现。能够出现当然很好,但友情不是应急的储备,朋友更不应该被故意地考验。不知出于什么原因,现如今,我们这个缺少商业思维的民族在友情关系上竟然那么强调实用原则和交换原则。人在人情在,人走茶就凉。

我觉得真正的友情不应该依靠什么。不依靠事业、祸福和身份,不依靠经历、地位和处境,它在本性上拒绝功利,拒绝归属,拒绝契约。它是独立人格之间的互相呼应和确认。它使人们独而不孤,互相解读自己存在的意义。因此,所谓朋友也只不过是互相使对方活得更加自在的那些人。

在古今中外有关友情的万千美言中,我特别赞成英国诗人赫巴德的说法:“一个不是我们有所求的朋友,才是真正的朋友。”真正的友情都应该具有“无所求” 的性质,一旦有所求,“求”也就成了目的,友情却转化为一种外在的装点。

其实,世间的友情至少有一半是被有所求败坏的。即便所求的内容乍一看并不是坏东西;让友情分担忧愁,让友情推进事业,让友情帮助人生,……,友情成了忙忙碌碌的工具,那它自身又是什么呢?应该为友情卸除重担,也让朋友们轻松起来。朋友就是朋友,除此之外,无所求。事实证明,无所求的朋友最难得,不妨闭眼一试,把有所求的朋友一一删去,最后还剩几个?

友情因无所求而深刻,不管彼此是平衡还是不平衡。真正的友情因为不企求什么不依靠什么,总是既纯净又脆弱。 世间的一切孤独者也都遭遇过友情,只是不知鉴别和维护,一一破碎了。为了防范破碎,人们想过很多办法。一个比较硬的办法是捆扎友情,那就是结帮。结帮说到底是出于对友情稳固性的不信任,因此要以血誓重罚来杜绝背离。不是出自内心的忠实当然算不得友情,即便是出自内心的那部分,在群体性行动的裹卷下还剩下多少个人的成分?而如果失去了个人,哪里还说得上友情?

再一个办法就是淡化友情。同样出于对友情稳固性的不信任,只能用稀释浓度来求得延长。不让它凝结成实体,它还能破碎得了么?“君子之交谈如水”,这种高明的说法包藏着一种机智的无奈。可惜后来一直被并无机智、只剩无奈的人群所套用。怕一切许诺无法兑现,于是不作许诺;怕一切欢晤无法延续,于是不作欢晤,只把微笑点头维系于影影绰绰之间。有人还曾经借用神秘的东方美学来支持这种态度:只可意会,不可言传;不着一字,尽得风流;羚羊挂角,无迹可寻……这样一来,友情也就成了一种水墨写意,若有若无。但是,事情到了这个地步,友情和相识还有什么区别?这与其说是维护,不如说是窒息,而奄奄一息的友情还不如没有友情,对此我们都深有体会。在大街上,一位熟人彬彬有礼地牵了牵嘴角向我们递过来一个过于矜持的笑容,为什么那么使我们腻烦,宁肯转过脸去向一座塑像大喊一声早安?在宴会里,一位客人伸出手来以示友好却又在相握之际绷直了手指以示淡然,为什么那么使我们恶心,以至恨不得到水池边把手洗个干净?

还有一个比较庸俗的办法是粘贴友情。既不拉帮结派,也不故作淡雅,而是大幅度降低朋友的标准,扩大友情的范围,一团和气,广种博收。非常需要友情,又不大信任友情,试图用数量的堆积来抵拒荒凉。这是一件非常劳累的事,哪一份邀请都要接受,哪一声招呼都要反应,哪一位老兄都不敢得罪,结果,哪一个朋友都没有把他当作知己。如此大的联系网络难免出现种种麻烦,他不知如何表态,又没有协调的能力,于是经常目光游移,语气闪烁,模棱两可,不能不被任何一方都怀疑、都看轻。这样的人大多不是坏人,不做什么坏事,朋友间出现裂缝他去粘粘贴贴,朋友对自己产生了隔阂他也粘粘贴贴,最终他在内心也对这种友情产生了苦涩的疑惑,没有别的办法,也只能在自己的内心粘粘贴贴。永远是满面笑容,永远是行色匆匆,却永远没有搞清:友情究竟是什么?

强者捆扎友情,雅者淡化友情,俗者粘贴友情,都是为了防范友情的破碎,但看来看去,没有一个是好办法。原因可能在于,这些办法都过分依赖技术性手段,而技术性手段一旦进入感情领域,总没有好结果。

我认为,在友情领域要防范的,不是友情自身的破碎,而是异质的侵入。这里所说的异质,不是指一般意义上的差异,而是指根本意义上的对抗,一旦侵入会使整个友情系统产生基元性的蜕变,其后果远比破碎严重。显而易见,这就不是一个技术性的问题了。异质侵入,触及友情领域一个本体性的悖论。友情在本性上是缺少防卫机制的,而问题恰恰就出在这一点上。几盅小酒下肚,半夕说古道今,似乎相见恨晚,顿成知己。而所谓知己当然应该关起门来,言人前之不敢言,吐平日之不便吐,越是阴晦隐秘越是贴心。如果讲的全是堂堂正正的大白话,哪能算作知己?如果只把家庭琐事、街长里短当作私房话,又哪能算作男子汉?因此,这似乎是一个天生的想入非非的空间,许多在正常情况下不愿意接触的人和事就在这里扭合在一起。

事实证明,一旦扭合,要摆脱十分困难。为什么极富智慧的大学者因为几拨老朋友的来访而终于成了汉奸?为什么从未失算的大企业家只为了向某个朋友显示一点什么便锒铛入狱?而更多的则是,一次错交,浑身惹腥,一个恶友半世受累,一着错棋步步皆输。产生这些后果,原因众多,归根结底,其中必定有一个原因是为了友情而容忍了异质侵入。虽然心中也曾不安,但又怕落一个疏远朋友、背弃友情的话把,结果,友情成了通向丑恶的拐杖,坑害自己的桥梁。

认真总结起来,绝不能把防范友情的破碎当成一个目的。该破碎的就让它破碎,毫不足惜;虽然没有破碎却发现与自己生命的高贵内质有严重羝牾,也要做破碎化处理。罗丹说,什么是雕塑?那就是在石料上去掉那些不要的东西。我们自身的雕塑,也要用力凿掉那些异己的、却以朋友名义贴附着的杂质。不凿掉,就没有一个像模像样的自己。

对我来说,这些道理早就清楚,经受的教训也已不少,但当事情发生之前,仍然很难认清异质之所在。现在唯一能做到的是,在听到友情的呼唤时,不管是年轻热情的声音还是苍老慈祥的声音,如果同时还听到了模糊的耳语、闻到了怪异的气息,我会悄然止步,不再向前。

该破碎的友情常被我们捆扎、粘合着,而不该破碎的友情却又常常被我们捏碎了。两种情况都是悲剧,但不该破碎的友情是那么珍贵,它居然被我们亲手捏碎,这对人的良知的打击几乎是致命的。提起这个令人伤心的话题,我们眼前会出现远远近近一系列酸楚的画面。回想一下,两位好朋友曾在艰难岁月里相濡以沫,谁能想得到,他到最后却是友情的彻底破碎。友情看来真是天地间最难说清楚的事情;还有本来有一千条理由成为好友的人,却居然在同一面旗帜下把对方看成了敌人,有你无我,拼死搏斗,直到最后都被打倒之灾降临,才大有所悟。

可以把原因归之于误会,归之于性格,或者归之于历史,其中有些隔阂,说出来琐碎得像芝麻绿豆一般,为什么就锁了我们气壮山河的灵魂?对这些问题的试图索解,也许会贯穿我的一生,因为在我看来,这其实也正是在索解人生。现在能够勉强回答的是:高贵灵魂之间的友情交往,也有可能遇到心理陷阱。  

例如,因互相熟知而产生的心理过敏。彼此太熟了,考虑对方时不作移位体验,只是顺着自己的思路进行推测和预期,结果,产生了小小的差异就十分敏感。这种差异产生在一种共通的品性之下,在感觉上因大多的共通而产生了超常的差异敏感,就像在眼睛中落进了沙子。人就是这样,万里沙丘都容忍得了,却不容自己的身体里嵌入一点点东西。其实,世上哪有两片完全相同的树叶,即便这两片树叶贴得很紧?本有差异却没有差异准备,就把差异当成了背叛,夸张其词地要求对方纠正。这是一种双方的委屈,友情的回忆又使这种委屈增加了重量。负荷着这样的重量不可能再来纠正自己,双方都怒气冲天地走上了不归路。凡是重友情、讲正气的人都会产生这种怒气,而只有小人才是不会愤怒的一群,因此正人君子们一旦落入这种心理陷阱往往很难跳得出来。高贵的灵魂吞咽着说不出口的细小原因在陷阱里挣扎。

又如,因互相信任而产生的心理黑箱。朋友间还有什么可提防的呢?很多人基于这样一个想法,把许多与友情有关的事情处理得干脆利落、默不作声。不管做成没做成,也不作解释,不加说明。一说就见外,一说就不美,友情好像是一台魔力无边的红外线探测仪,能把一切隐藏的角落照个明明白白。不明不白也不要紧,理解就是一切,朋友总能理解,不理解还算朋友?但是,当误会无可避免地终于产生时,原先的不明不白全都成了疑点,这对被疑的一方而言无异是冤案加身,申诉无门。他的表现一定异常,异常的表现只能引起对方更大的怀疑,互相的友情立即变得难于收拾。直至此时,信任的惯性还使双方撕不下脸来公然道破,仍然在昏暗之中传递着昏暗,气忿之中叠加着气忿。这就形成了一个恐怖的心理黑箱,友情的缆索在里边缠绕盘旋,打下一个个死结,形成一个个短路,灾难性的后果就在所难免了。这两个心理陷阱,过敏陷阱和黑箱陷阱,大多又是交叉重合在一起的,过于清晰与过于不清晰这两个极端,互为因果、互增危难,变情为仇,变友为敌,而且都发生在大好人之间,实在让人悲叹。

为什么有的人使朋友损失巨大却能重归于好,有的人只因为说了短短两句话却使朋友终生无法原谅?为什么有的敌人经历过长期争斗后却能变成朋友,而有的朋友一旦龃龉之后却不如一个敌人?我想,其中一个关键在于,一些错乱的心理程序造成了心理陷阱。我不知道我们能在多大程度上避开这些陷阱,总觉得对它们多加研究总是好事。真正属于心灵的财富,不会被外力剥夺,唯一能剥夺它的只有心灵自身的毛病,但心灵的毛病终究也会被心灵的力量发现、解析并治疗,何况我们所说的都是高贵的心灵。总而言之,事实告诉我们,人生在世要拥有真正的友情太不容易。其主要原因在于人类给友情加添了太多别的东西,加添了太多的义务,加添了太多的杂质,又加添了太多因亲密而带来的阴影。如果能去除这些加添,一切就会变得比较容易。

友情应该扩大人生的空间,而不是缩小这个空间。可惜,上述种种悖论都表明,友情的企盼和实践极容易缩小我们的人生空间,从而产生适得其反的效果。要扩大人生的空间,最终的动力应该是博大的爱心,这才是友情的真正本义。在这个问题上,谋虑太多,反而弄巧成拙。诚如先哲所言,人因智慧制造种种界限,又因博爱冲破这些界限。友情的障碍,往往是智慧过度,好在还有爱的愿望,把障碍超越。友情本是超越障碍的翅膀,但它自身也会背负障碍的沉重。因此,它在轻松人类的时候也在轻松自己,净化人类的时候也在净化自己。其结果应该是两相完满:当人类在最深刻地享受友情时,友情本身也获得最充分的实现。

现在,即便我们拥有不少友情,它也还是残缺的,原因在于我们自身还残缺。世界理应给我们更多的爱,我们理应给世界更多的爱,这到了生命的秋季的一种小心翼翼的企盼。但是,秋季毕竟是秋季,生命已承受霜降,企盼已洒上寒露,友情的渴望灿如枫叶,却也已开始飘落。

当然,这年龄的人应当是智慧强于博爱,不会还是稚嫩的心灵。我们还会发出多少友情的信号?又会受到多少友情的滋润?秋天的我们,只有祈祷。心中吹过的风,有点凉意。

  评论这张
 
阅读(19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